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宫主出手》。

霍英又在沙发上弹了一下,忽的就来了精神,嘚吧嘚的反驳道:“您不说这个还好,您要跟我说这个我就来气,老爸,您是去给我说情的吗?我看您分明就是去敌方送人头去的!觉悟一点都不高,立场一点都不坚定!不仅被敌人成功拿了一血,您还被人成功策反了,看看,现在都帮着敌方进攻我了!您说说您这合适吗?啊?您背叛您唯一的亲儿子了爹!您合适吗?”

  “胡说什么呢你,那王老师不都是为你好,什么友军敌军的我不管,”霍达被这混小子一通瞎比喻比的有些没理,当即拿出家长的权威,强行压制道,“人小李是去年高考状元,辅导你你不吃亏,反正我跟人说好了,你明天给我老老实实上课!”

  霍英悲愤道:“爹!您这不讲理啊,您事都没帮我办成,就要强行逼良为娼逼忠为奸了?!”

  又听他满嘴胡说,霍达又用抱枕砸他,口中斥道:“混小子,你语文老师要知道你这么用成语,得给你气死!少废话,你——”

  “我不要我不要!”霍英嗷呜一嗓子就倒在了沙发上,一边撒泼的二哈一样翻滚一边叫道:“您请的家教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小平头油腻脸戴眼镜,木呆呆的死鱼一样,压抑死了,我学不进去,我不管我不要,我见着他们就没心情学习!”

  “你——”

  “您就是说破天了我也不要家教!反正就是不要!”

  “反了你了还!”霍达一拍桌子,威胁道:“多大人了,别跟我撒泼!起来!”

  边说边撸袖子要收拾霍英,霍英一下就从沙发上窜了起来,满客厅乱窜,边窜边大声抗拒。

  霍达简直要给这混小子气笑,偏还追不上这二货,只能隔空点着二货咬牙。

  不曾想二货跑到一半,猴在沙发背上呆了呆,脑瓜子一转,忽的灵机一动,想起一个人来,于是也不炸毛了,更不抗拒了,转而谈条件道:“要家教也行,但家教的人选我得自己选!我不要您挑的,坚决不要!”

  霍达本来就做好了武力威慑的准备,此刻见这混小子自己开窍,也顾不得有没有坑,就道:“你要自己选?想让谁教你?”

  只要霍英肯学习,霍达想,甭管是那位名师,他都给儿子找来。

  霍英眼睛贼溜溜的转着,面上已不觉带了笑,道:“她叫宋菲菲,我们全级前三十名,特别厉害!我就要她给我补习!”

  如果是菲菲给他补习,那他不就有更多时间跟菲菲相处?俗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还就不信了,让宋菲菲近距离感受下他的魅力,她还能记起那个路人脸班长?

  “学生?她能给你补习?”

  “能能能!”霍英一下就从远处窜到了他爸面前,满眼放光的朝他爸推荐宋菲菲道:“她学习好,人机灵,平常给我讲练习题也特别生动有趣,我跟您讲,能拉动我学习的也就她了!”

  霍达还有些犹豫:“小李是高考状元,可不比她一个学生强?”

  “我不管,小李小王小马我都不认,我就认宋菲菲这个家教,您要不同意她给我做家教,我就不要家教了!反正您知道我从小就讨厌家教!”

  “行行行,听你的,宋菲菲就宋菲菲,我去给你联系。”

  “不用啦老爸,我自己去说,哈哈她人可好啦,特别好说话!”

  霍英兴奋的满脸红光,噔噔两下就跑去了自己房间,迫不及待的给宋菲菲发微信,语气极其谦卑,态度极为诚恳。

  然而宋菲菲的回复也很果决,就两字——不行。

  霍英急了,双手打字回道:为啥呀?菲菲你学习成绩那么好,就帮帮我呗,我想早点回冰球队!

  宋菲菲隔了会儿才回复道: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时间不凑巧呀。

  宋菲菲:我现在已经是高一年级团支部书记啦,我们这个月每周末都要去敬老院做志愿者的,我是组织者,所以肯定时间不够啊。

  霍英有些气馁,可在床上翻了两圈,左思右想还是觉着这是个跟菲菲相处的好机会,绝对不能轻易放弃。

  烈女怕缠郎,好汉也怕磨,只要他勤勤恳恳认认真真鞍前马后两天,菲菲心软,没准就同意了呢!

  主意既定,周末时,宋菲菲等人出发去敬老院时身后就多了个壮劳力。

  壮劳力一路都十分亢奋,一双眼里全是跃跃欲试和势在必得,半点不像是去敬老院做志愿者,倒像是去敬老院找人干架。

  宋菲菲瞧着他按捺不住的模样,简直哭笑不得。

  等到了敬老院,从小娇生惯养的的霍英却没对那明显有些陈旧的环境有任何不适应的表现,反而热情阳光的同每一个遇见的老人打招呼。

  活泼泼火提刀,打着横,平推出去,本意要搪刘俊昊的利剑,结果,又失算了,刘俊昊的剑,名为亡剑,与长明道人手中白虹剑一般,同时武林中罕见的百炼神兵。

秦卫江手里这把钢刀虽然经过淬火,又怎是宝剑的对手?

这一下,刀剑相交,咔嚓一声,刀断成两截,剑势稍减,依旧打来,秦卫江一声惨叫,手腕中剑,创伤见骨,差点断手,鲜血飞溅老高,喷的秦卫江一脸都是,疼的他一咧嘴。

这位莽汉,真乃英雄,愣是没吭一声,头脑依然保持着清明,他怕孩子有失,便大吼一声:“道长,接着。”下身,踢出钢腿,左臂抡个半圆,将竹篮丢给长明道人。

秦卫江从受伤到丢出竹篮,不过眨眼之间,长明道救他不急,看见竹篮掠空,他先顾婴儿性命,再解秦卫江之危,脚下一点,拔地而起,伸手去接那竹篮,眼见摸得到了,却在这时,从下方刮来一道疾风,长明道人暗叫不好,那风在他的眼前,结结实实打在了竹篮上,刹那间,四分五裂,裹在衣服里的婴儿发出一声啼哭,显然已遭毒手。

长明道人从空中抓住,稳稳落地。

接着,近处,突发砰地一声···

原来是,秦卫江被他抓住大腿,甩向远处,重重跌在地上。

估计着,骨头算了几根,必不可免。

只听刘俊昊哈哈一笑,“那婴儿,中了我的碎灵掌,即便未当场殒命,又有几日可活?师弟,我看你要怎么救他?”说完之后,得意洋洋。

毫无疑问,刚下那一下,便是他偷袭所致。

他眼睁睁看着秦卫江扔出竹篮,刚要起身飞扑,又想到秦卫江踢出来的边腿,他这一起身,必然要给秦卫江踢个正着不可,秦卫江在他眼中虽不算什么,可这一脚真若踢着,想必也不好过。一想后面还有和长明道人的拼杀,刘俊昊只好出此下策,凌空打出一掌,距离又远,出手又急,因此威力大大减弱,加之竹篮庇护,扛了一下,便只把竹篮打碎了,孩子倒未能立即就死。刘俊昊,略有迟疑,心想:“只好这样了,这手碎灵掌乃洞虚派绝学,已被我练至大乘,即便是绝顶高手,中了碎灵掌,非死不可,哪怕被掌锋所及,浑身经脉也要被震断不少,轻则元气大伤,重则废去武功,别提一个刚喘了一个月气的娃娃。”

长明道人关切孩子,只见面色发青,嘴唇发白,啼哭之声却已戛然而止,紧闭双眼,真怕他死了,一探呼吸,似乎还有一缕,可见是昏死过去了,便伸手入怀,拿出一个小布包,在个小瓷瓶中倒出一粒红色药丸,双手一捏,碎成了粉末,送到孩子的口中。

因为孩子太小,找不到穴道,长明道人,只好轻搓他的小手。

刘俊昊见状,又惊又气,骂道:“好个老东西,连天山转生丸也给了你?”随后,又轻蔑笑道:“据说那东西有起死回生之效,固然可以救他一命,却难以续接他的经脉,我那一掌,足以废掉他的一生,治好了,也是废人。师弟,你何必浪费?”

长明道人一句不吭,搓了几下之后,看孩子的脸,颇见颜色了。把孩子抱在怀中,左手揽住,右手挥剑,一指刘俊昊。

“你丧尽天良,竟然对一个孩子用这等卑劣的手段,对得起小师妹吗?”

刘俊昊道:“天地之大,我只需对得起自己,不用对得起其他任何一个人。”说完,长剑一亮,要与长明道人做最后的决斗。

但他忘了一点,周庭和秦卫江两位豪士还在近前。

秦卫江被重重摔了一下,长着年轻体壮,断了几根骨头,不至于死。

重伤之下,仍然站了起来,一看孩子受了伤,他气的火冒三丈,拖着半截单刀,趔趔趄趄的走来,骂道:“老杂毛···,秦卫江跟你势不两立。”

正在这时,忽听远处有人大喊:“道长,往这边来,我有船,带你们渡河。”

几个人一看,原来是那一伙镖客。

他们不知何时,弄来一艘小船,停泊在河中。

细看之下,又颇为熟悉,似曾相识,正是刘俊昊那艘破船。不知是不是趁乱,被镖客迁了去。

为首镖客站在船首,继续喊道:“道长莫猜,我们是好人,只因看不惯这个恶人的行径,要帮你们一帮,快快来吧。”

刘俊昊双眼一瞪,怒道:“哪里来的押镖的,活的不耐烦了?”

年轻镖头笑道:“老匹夫,你太过于心胸狭隘了,而且作恶多端,难怪是你师父不喜欢你,把你逐出师门,咱们虽然靠走镖糊口,却也是江湖上铁骨铮铮的汉子,焉能怕你这种卑劣的恶徒?”说完,向长明道人,摆着手臂。

这时,周庭也说:“道长,救孩子要紧,你先走,这里有我们两个,过一个年头,你若能给咱们烧些纸钱,带些烧酒,我们两个便心满意足了。”

秦卫江颔首,笑道:“周庭,这是你说话最多的一次。”

张三叹了口气,道:“眼不见心后。小马看不见他的脸,甚至连

“该死!”黑虎帮三堂主啐了一口,神色有些犹疑不定起来。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心中却很清楚,对于他们的帮主而言,能量来源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东西。

要是他没法完成任务,没能上交足够的能量来源,他这个黑虎帮三堂堂主位置就不保了。

更别说没几天后,他们三堂就要被升至二堂。那时候,他就是新的二堂堂主,在黑虎帮中,地位能再进一步,可以说仅在黑虎帮帮主之下——至少明面上如此。

虽说现在看着干这个黑虎帮的堂主可能没捞到什么好处,反而处处劳心劳力,比一般人还要累,但是他心里清楚,其实黑虎帮这个模式发展下去,是大有可为的。

可不见,就算先天有优势,先人一步大富豪西索尔,在与他们黑虎帮的交锋中,都是处处落在下风。

因此,他对于黑虎帮的前景十分看好。或许不需要一年时间,他们黑虎帮就能成为新手冒险家中首屈一指的大势力,到时候,他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无论在哪个世界,单打独斗都无法跟一只组织相抗衡!

所以他才会尽心竭力的去完成帮主交代的每一个任务,但是现在……

“我们逃走的时候,就没有哥布林追上来了吧?”黑虎帮三堂主咬牙问道。

要不要过去?过去有可能遭受到埋伏……如果不过去的话,那么多能量来源难道就不要了?

再说,都从来没听过过哥布林部落会互相窜门的,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黑虎帮三堂主有些起疑。

“没有,连影都没见到。”黑虎帮的帮众回答道。

听得这话,他心里越发狐疑起来。

哥布林们的移动速度不慢,特别是哥布林刀斧手。他这支队伍中,有三级的法师,弓箭手,按理来说移动速度不会比哥布林刀斧手快多少。

要是它们从那个位置冲出来的话,怎么也得让人看到一些倪端。只是现在……

难道我们被骗了?黑虎帮三堂堂主心里蓦然一惊。

“走!回去看看!”他断然喝道。

“这……”黑虎帮帮众还有些迟疑,而此时黑虎帮三堂堂主便已经脚尖一点,身形一飘而至众人的最前头,往他们之前和哥布林部落大战的地方走去。

见得三堂主都是往回走了,大伙儿一个个面面相觑了一眼,最后决定埋头跟在他后面。

只是黑虎帮三堂堂主走的急,他们得使出吃奶的劲才勉强跟上。

在山间又是跑了十多分钟后,他们终于是看到了黑虎帮三堂主的背影。

此时他正站在那些低矮的茅棚屋前,背对着他们。

他的前面,茅棚屋破烂,东倒西歪,还残留着他们之前战斗过的痕迹,一片狼藉。但是那原本散落一地的暴落物却已然不见。

“谁?是谁?!究竟是谁偷走了我们的能量来源?!”黑虎帮三堂主发出愤怒沙哑的嘶吼,令得他身后的黑虎帮众人纷纷打了个哆嗦。

他身心一闪,在各个破碎的茅棚屋后翻找起来。但是不无例外,他没有找到一件能量来源!

他抿紧着嘴唇,脸色铁青,一身不发。

黑虎帮的帮众们看得一个个都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沉默良久,黑虎帮帮主才用阴沉到极点的声音陈述一个事实:“我们被骗了。”

黑虎帮众人顿时感觉浑身发毛。

“我们这次回去,该怎么跟帮主交代?”他抬头看了在场的众人,继而说道:

“虽然这次决定是我下的,但是你们在那个时间中,没有捡了能量来源跑,还是有罪,你们别以为自己能轻易脱罪!这些能量来源对帮主来说很重要。”

“可,可是,之前哥布林法师发出的火球术的确是真真实实的啊!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就第一反应肯定是保命,谁还能记着能量来源?”人群中,有人提出质疑,一时间众人纷纷附和:“是啊,是啊!”

这时,有人稍稍举起了自己的手,颤声道:“那,那个,我听说除了哥布林法师外,还有一个人会用火球术!”

“唔?”黑虎帮三堂主猛地抬起头,瞬间就想明白了他口中的那个人是谁。

“李元!”他咬牙切齿起来。

“对,是李元,一定是李元他们!”有了这个提醒,黑虎帮的人一个个脑子都活络起来。

“也只有他们几个人,会使用火球术了……”

“一定是他,他和我们黑虎帮有仇,这次来报复我们来了。”

“昨天?对!昨天他抢过我们的东西!”

…………

熙熙攘攘的声音不断,但不无例外,所有的证据,最终指向只有李元他们三人。

“三哥,这怎么办?是李元出手,我们没办法的啊!你不见二堂主都栽他手里了?”人群前,一个蓬头散发的男子苦着张脸说道。

“呼!”黑虎帮三堂堂主长吐出一口气:“

镇上的居民,即便是没有看到战斗场景的,也被不远处声势浩大的轰鸣声,以及四处弥漫的烟尘所吓到,纷纷叫骂着涌出住宅,朝镇外辽阔的田园和山野跑去。

郑遇至瓦砾废墟中站起身来,向不远处还在发愣的小女孩笑了笑,谁知对方一惊之下,竟直接将手中的石块掷了过来,跟着啐骂道:“魔鬼。”

“魔鬼在哪?”石块砸在郑遇身上,他却故作惊诧地四处瞧了瞧,跟着冲小女孩张牙舞爪道:“哇!我是魔鬼,再不走我就吃了你。”这下可把小女孩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宫主出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精灵之黑暗救赎

疆戈

精灵之黑暗救赎

转角吻猪

精灵之黑暗救赎

徐缜

精灵之黑暗救赎

干余

精灵之黑暗救赎

画盏眠

精灵之黑暗救赎

花轻舞